黑龙江华慈医院:首页 > 康复案例

15年服药高达332150粒,今朝治疗10天获新生

中西医特色精神专科国家医保定点单位

  我不想宣传什么,真的,我就想帮助别人,我被关进过精神病医院,大家都不知道抑郁症是什么样,我要让大家知道,抑郁症不是精神病,是可以完全看好的,我不怕你们公开……”

--15年重度抑郁吴晓娜

  当我接到通知要去采访一名患重度抑郁症15年的患者时,在我脑海就立马浮现出了一个躲在角落低头不语、怯懦、女孩的画面。我很茫然,我不知道从何下手,怎样去了解一个患重度抑郁症15年的女孩,我担心我会不会触动到她……然而,当我抱着忐忑好奇的心理前往专家办公室时,看见坐在办公室的是一个穿着朴素,皮肤白皙,气色红润的女孩,她看见我们就和我们笑,很甜美。专家李桂艳,告诉我们这个女孩就是患重度抑郁症15年的吴晓娜。当时整个办公室静了,仿佛能听到尘埃落地之声。

  “男生就拿纸团团投我,看我动不动,我就是不动,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好傻啊,我怎么就不动呢?让他们嘲笑我是木头人……”

  “我那会学习成绩一直都很优秀,老师都特别的喜欢我,我也是父母的骄傲,并且人家都说我在村里长得最秀气的,一点都不像村里的孩子,我自己也是自尊心特别要强,特别力求完美。然而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就有女生说我的手又大,又粗,又胖,难看死了,男生也专门的把手拿出来给我比,说我的手比他们都大,更让我受不了的是我姑姑和伯伯说我的手天生就是干活的命。那会我就开始觉得很自卑,不想个别人说话,就开始害怕人群,我怕我一出现,人家就会看到我的手,我时常想以前别人的赞美,那肯定都是骗我的,从那之后只要有人赞美我,夸奖我,我就会情绪激动,并且很憎恨她们。记得那会我12岁,人家都知道我们村有个女孩,不爱说话,不爱出门,像个木头人。听到他们这样说,我就更加自闭,更不爱出门和说话,我就知道学习、学习,我每天不论是上课还是下课,我都坐在教室里不动,男生就拿纸团团投我,看我动不动,我就是不动,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好傻啊,我怎么就不动呢?让他们嘲笑我是木头人……”吴晓娜现在回想当初的种种画面时,各种的后悔和委屈,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这就是我抑郁的诱因,在我心理埋下了种子,我自卑,我怕他们嘲笑我,少言少语,怕人群,封闭,真的这些词用在我身上,都不为过,我有太多的形容词来形容。”这时的吴晓娜,停顿了良久,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这是她抑郁的根源,尤其是亲戚的嘲笑,让她病情加剧。>>>把您的具体症状告诉专家,专家帮您分析讲解

  “订婚彩礼已经备办,他表面对我挺好的,却背着我回家相亲,和他的家人到处宣扬我有是精神病。”

  “这个男生长的可帅了,有1米八多,皮肤特别白,那是我小学的同学,我小时候就暗恋他。我们开始很好的,后来他发现我开始低落了,开始烦躁了,不想见人,不想说话,我告诉他是想他带我走出来,他不了解我。可是那会儿,我们双方家长都见面了,结婚的彩礼都谈妥了;而我情绪极度的不稳定,后来就住院了,他也会每天到医院来陪我,可是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在骗我,没有跟我任何解释和商量,背着我回家相亲了,还和他的家人说,我是精神病,我不正常,他家那边的人,都说我是精神病,是个不正常的人。”当我看到吴晓娜说起这个差点与她走入婚姻殿堂的男人时,她的眼神和神情还是洋溢着崇拜和爱慕,说到他背着自己回去相亲的时候几度哽咽,我想这件事情对吴晓娜来讲,又是一个很沉痛的打击。据她描述,也真因为这些事情,吴晓娜的病情格外的严重。在石家庄心理医院治疗过,在鹿泉也治疗过,都无好转,最后被无情的关进了精神病医院。

>>>您的情况是否和文章描述的症状有相似之处?建议您拨打专家免费热线咨询

  “人家残疾人就能正常的工作生活,你怎么不能,出去工作吧。我想我这种状态,我出去工作我会死的。我割脉自杀过,我服过毒,我也意图跳过楼……”

  “我有病,我自己承认,只是所有的人都不能理解,都认为我没有病,我是脑子有问题,每当我看见父亲把饭端到我床前叹气的时候,我很自责,看着他们带着自己的外孙女还要照顾一个已经近30的女儿,现在应该是他们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啊,我想好起来,但是我是有心无力。我去各大心理医院治疗,心理医院,针灸医院,精神病医院,还去找过“大仙”我告诉他们我的想法,她们都不能理解我,根本就没有耐心听我讲,总是不耐烦的听我诉说,而我说的那么详细,我是怕医生不能确诊我的病情,我只想治好我的病,像个正常人,可是那些医生就说“人家残疾人就能正常的工作生活,你怎么不能,出去工作吧。”我想我这种状态,我工作我会死的。医生就给我开药,当我问到喝多久能治好的时候,他们都会说这个不确定,关键看你自己,我就觉得他们就是骗子,欺骗我,赚我的钱。我割腕自杀过三次,服过毒,也意图站在很高的楼上,想往下跳,但是我觉得我是贪生怕死的人,我没有勇气。”当吴晓娜伸出手给我们看当初她意图自杀在手腕留下的刀疤,真的很触目惊心,眼前这个俊俏的女孩承受多少我们不能理解的病痛,她所谓的“我觉得我是贪生怕死的人”在接下来的采访中我觉得那不是贪生怕死,那是她内心对生的渴求,对快乐的渴望。

  “每天我大概要吃7种药,每种药10到20粒,这十几年我都这样。家里人都已经放弃对我的治疗了,母亲告诉我,我们活着就养着你,我们死了就算了吧。”

  这十几年来,我的病一直是时好时坏的,也因此我大学晚毕业了三年。现在我已经28岁了,大家担心我的以后,就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那个人是二婚,年纪比我大很多,但是家在市里有房有车,我的父母特别想让我能成了这门婚事,父母还请了“大仙”来算命,如果这次算准了,就出重金让大仙来治我的病,大仙告诉我父母说我们是一路人,能成。那时我也觉得我有救了,只要他能带我走出来,我就嫁给他,但是那个人不理解我,最后这门婚事没成,父母留在大仙那的最后一线希望也破灭了,而我还是每天要吃7种药,每种药吃10到20粒。来治疗我的病。十几年这样过去了,就在去年,母亲对我说“我们活着就养着你,死了就算了吧。” 家里对我的放弃,我也已经死心了,即便弟弟说,姐以后我养着你。我就觉得我以前是他们的骄傲,现在我是他们的累赘,笑话,负担。”此刻的吴晓娜,说到对父母的亏欠,对家里造成的负担,她每一个神经里都渗透着愧疚……

>>>鉴于手机网络不太稳定,建议您直接点此拨打专家免费咨询电话:0451-87016311

  “我宁愿是残疾人,我也不想活着,可是又没有勇气去死。我就想着去当尼姑吧,或许我念念经,我就好了,没想到前往的途中我却阴差阳错来到了黑龙江华慈医院,最后赌一次,这一切都太对了。”

  “我一直这样在家里这样呆着,就是家里人的负担,笑话,人家会说我爸妈生了个精神病,我有时看见街上那些残疾人,我觉得我都不如他们,我就觉得我宁愿是残疾人,我也不想活着,可是又没有勇气去死。我就想着去当尼姑吧,或许我念念经,我就好了,如果好了,即便是去当尼姑我也愿意,后来就联系了辽宁省海城市道源寺,我都问清楚了路线,我又想我自己到底能不能治好,我就又在网上查,就输了抑郁症三个字,我就看见了咱们的黑龙江华慈医院,有一篇文章,上面写的是治好了一个都要自杀的抑郁症患者,我就打电话咨询了,是陆大夫和我接洽的,她说我不是四大皆空是真的有病了,要治疗,不是通过你以往做什么测试判断,你是什么病,就是什么病,是通过仪器来检查你到底哪有问题的,我当时就怕我把自己病情说的不详细,医生不能帮助我,陆大夫就给我介绍了李桂艳主任,说是从国外回来的,有几十年的经验,对精神疾病的研究很好的,我当时就想我有希望了,当时我身上就只有1000块钱,后来我就给家里人打电话,让她们在资助我一点,家里给了我2000块钱,告诉我,就当你是出去玩,但是你不要去当尼姑,我在来医院的火车上,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但是我又暗自下决心,吴晓娜,你就最后赌一次吧,这最后一站了,不行就去当尼姑吧。在路上我就感觉我到不了医院,我这样的人,走在人群中,我一眼就会被认出来,我是有病的人,陆大夫鼓励我,最后我来到了黑龙江华慈医院,看到了李桂艳主任,李主任给我诊断了,就很坚定的说你不要担心,你一定能治好的,每天都会鼓励我,还会给我一个拥抱,给我信心,我觉得我这一次来看病,一切都太对了,真的,这里的护士看我每天躺在床上,她会给我打饭,送给我书看,还有小礼物,周末还带我出去逛街,护士长给我剪头帘,扎小辫,我就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每天都有人来鼓励我,我觉得我以前一直没有坚持治疗,是因为在李主任之前没有一个医生给我保证过,我的病能看好,就只有李桂艳主任,她一直鼓励我,给我希望,这里的医生和护士就像家人一样,我最后赌的这一次真的是太对了。”看到吴晓娜在给我讲述这一段的时候,一直拉着她身边李桂艳主任的手,不时的拥抱她,就像李桂艳主任的女儿一样,精神特别好,此刻我觉得她脸上酒窝格外的漂亮,是我见过最漂亮的酒窝。还有一旁的李桂艳主任也是带着慈祥的笑容耐心的听着吴晓娜跟我们诉说,这幅画面真的很美很美。

>>>治疗方案因人而异,点击获取您的个性化治疗方案

  “李主任你就给我这半片药吗?能把我好吗?我以前都要吃几十粒的?”

  “我到医院了就是做神经递质花了些钱,每天李主任就只给我半片药,我当时都惊呆了,我不敢相信,我开始就在怀疑,这能治好我吗?以往的十五年里,我每天要吃7种药,每种药都是10片到20片,我真的不敢相信。但是现在我觉得这一切真的都太对了,我好了,我想在医院做义工,去鼓励在这里的每一位抑郁患者,只要他们愿意和我聊天,我都会去陪他们,告诉他们你们是病了,不是装的,也不是精神病,只要好好治疗是会好的,治好了以后我们还会像正常人一样,我们一样会很优秀。以前我还病着的时候我就这样想过,但是我是有心无力,我自己都是病人,并且我没有知识,但是现在我能做了,我现在有朋友了,我想打扮自己了,我想找工作了,我要去帮助像我一样的抑郁症病人。我敢直视我是抑郁症患者,我不是精神病,我不怕你们公开我的名字,我是来自黑龙江的吴晓娜。”

  采访结束后,李主任让吴晓娜休息了,我们从李桂艳主任那了解到吴晓娜10天前到院的时候,刘海遮着自己的脸,3天都没有正眼抬头看过李主任,每天都把自己关在病房,和现在完全就判若两人。吴晓娜在第8天的时候,就已经精神状态特别好了,会主动和护士、护士长以及去其他病房和病友聊天,只是偶尔的会问李桂艳主任,我真的好了吗?怀疑自己,不敢相信自己15年的抑郁症在不到10天的时间就康复了,而今天是吴晓娜入院的第10天,她相信了自己,她康复了,主动的要求要在医院做义工,鼓励这里的患者,并且要我们把她的经历报道出来,她想帮助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知道抑郁症是重病,不是他们自己装的。

  当我做完这一次的采访之后,我真的非常感慨,一个患重度抑郁症15年的孩子,我看见她的时候,她的形象完全颠覆了我们影响中的抑郁症患者形象,而这一切就像吴晓娜自己所说的那样,这一次选择,一切都太对了。可想而知,一所好的医院,一位好的医生,一位好的护士,一台先进的医疗设备,营造出来给患者关怀,信心,治疗是多么的重要,黑龙江华慈医院做到了,李桂艳主任做到了,这里的每一位护士做到了。当下,国家一直强调的医患一家人,纸媒上的呼吁,视媒的呼吁,试问哪一所医院向黑龙江华慈医院一样?

患者常见问题汇总

黑龙江精神卫生防治基地权威专家为您解答

没有你想问的问题?马上致电,专家一对一免费咨询

24小时免费预约,手机挂号可享优先就诊权

点击重置 提交预约
NAK-1神经元激活体系 有效治疗焦虑症
抑郁症的常见症状有哪些?
治疗精神分裂 首选NAK-1神经元激活体系
植物神经紊乱具体有哪些症状?
黑龙江首家治疗疑病症的医院

许汉东 陈艳玲 李桂艳 王娟

华慈医院主任医师

擅长:治疗抑郁、恐惧、癫痫、多动、神经衰弱等